小学生作文网小学生作文网汇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小学生作文精选

心悦君兮Ⅱ_3000字

    2018-07-05 01:29
    小说
    admin
    0 评论

  我看向他,他看向我。人间安详,无异当年。

  回府后,遇见杨小环的场景使我微微回神,我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人。在赞叹和自卑之余,神智清晰:她方才对我行了礼,而且婢女称她为小姐!看来她还未成为淮南王妃。可是依皇旨,李佑应是已娶了杨小环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仍存有几丝侥幸……

  怎么会委屈呢?!只要你喜欢我,有那么一点也好。我也愿……倾尽一生一世!我在心底呐喊,多想脱口而出……

  “王爷……”那侍卫还有话想说。“本王马上!”李佑有些愠怒。

  “不了,我……”想拒绝。

  “那……王爷保重吧!”有些话不出口就不会被人嘲笑。

  “嗯,我……是啊。”我也依旧愚钝,无脑无心,不知所言,把想说的话憋在了肺腑……

  “王爷不必解释什么,更不必向我解释什么。”我气鼓鼓的。

  有一次,也许是他心情不错,他开口:“小娘子……”

  我就这样轻易露出笑颜……

  我是不会喜欢上李四的,就像三千弱水,我只能喝一瓢而已。

  “那若是另有隐情,不表明呢?”我脱口而出。

  我大步流星,从未走过如此得快,风铺在脸上,泪也在不知不觉中流了满面。

  身后听到有人大步走来,靠近我时,却分明放慢了脚步……

  “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推脱,我觉得但凡再多一秒与他相处,就多一分对不起自己的心。

  奇花异草,鸟语花香。李四的园子,竟比那御花园还要美丽。其母是母仪天下的长孙氏,其父是天下霸主李世民。万千溺爱集齐于一身。有那么多人关心他、爱护他,惹人羡慕。而我,无父无母,卑微无能,唯一尊贵的地位也是由别人施舍而来的,唯一想追逐的梦居然也是南柯一梦……想到这里好似感到有汩汩鲜血从心房流出……

  “咳咳……”其中一个怪人,打断了另一个怪人的侃侃而谈。

  “那……臣女就先告辞了。王爷保重……”我一直低头说。不敢看他的眼睛,怕一看,会沉沦、会蛊惑、会想原谅。

  好似春暖花开,那镜中之人,哑然失笑,嘴角上扬,倾国倾城,窗前的几丛牡丹,也瞬时尽失颜色。

  “可为何那日走得如此之早?爷还未邀小娘子共赏花美月明呢……”

  惊讶,转身。

  “我……该走了……”

  “姑娘可是郡主王柳萱?!”矜持而陌生的声音。果真不是他,我是蝼蚁,他也没那么喜欢普度万物众生!

  当初胆小的自己,万分害怕会喜欢上李四,可是却又拒绝不了李四邀请放风筝的真挚……进退两难,其实想要的,不过是一分温柔而已……

  “小娘子……”

  “三日后,我出发,来送我!”他说完便作揖转身告辞,不等我回答,潇洒地只留给我一个幻影般的背影,他是个谜,是我一世的自卑……

  “诶……内啥……太子殿下啊……”尴尬开口,并不在意礼节。

    一年级:屁啊

  日月更迭,时光流走。转眼两年,我已快满十八。没了当初撕心裂肺失神的痛,我心里只剩下一种无味,叫做麻木。如今的我早已忘却当初使自己波涛汹涌、心潮澎湃的原因,不再那么喜欢李佑了。渐渐地,我也明白了,我真的比不上那些清丽的大家闺秀,于是我只好……做一个安静的女汉子!!!

  转身对镜梳妆,李佑,你可还好?!

  “小娘子可否愿意嫁于李四?!”

  我好想在此时拥抱自己,好好温暖自己,好好安抚自己那颗弱不禁风的心,尽管它早已千疮百孔……

  “臣女还要去习武,不得让先生久等。王爷有何事需交代臣女?……”句句“臣女”出口,自己尤觉心痛。

  我很难过,为何上天要给我这么一副貌不惊人的面容啊?!

  “不是呢……”我喃喃。不是他的话,那么是谁也都无所谓了。

  是李佑吗?!如果是他,那该有多好……至少,在他心里,还是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的……我的要求真的不高,只要你有那么一点点在乎我,就好……就……好到不能再好……

  “走吧……”温文尔雅。径自拉着我踱步向前。

  春风和煦,鸟语花香。这里大概是御花园吧。如此舒适美丽,万物纯洁。也只有我,煞了这美景良辰……

  “……”

  “好……那……其实爷很久以前,大概是……某日高台偶遇小娘子吧……小娘子可还记得?!那天高台……是……母妃最爱之地……看着你,就好似看见了母妃,那么平和……爷就……”一群宫人匆匆走过,唯唯诺诺。李佑止住了言语。免了礼后。转身看我。胆怯而深邃。我定是被蛊惑,沉沦其间,无法自拔。

  麽麽们的传言要是真的该多好,那是我的一梦、一贪念,但我愿倾尽哪怕一生……

  曾经的李佑给了我一点火星。星火燎原,曾经的我,竟把星火,当太阳……

  转身便走,望天无语,苍天无情!老天永远都拿那种最惨淡的蓝,笼罩着最卑微的我……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星如雨,一夜鱼龙舞。”我终于知道这诗词是用来描写啥的了。穿过蛾儿雪柳黄金缕,隔着笑语盈盈,我在人茫茫中发现了他挺拔俊朗的身影……

  长安街头,只见不般配的两人,一个神情恍惚,低头蹙眉,泫然欲滴;而另一个,步履翩翩,轻摇雅扇,表情淡漠,无悲无喜。

  原来我在别人心中是这个样子的啊……可是我啥也没干啊,不过就是吃吃喝喝看看李佑而已……我笑了……

  十一

  我不语……

  “王爷!该出发了!”话还未出口,李佑的侍卫便打断了我。哪个无礼的侍卫?!我正准备大发雷霆。可是这次我比较识时务了,低头看了看服饰上反射出的自己的影子,平平淡淡,应该是所有人都瞧不上、所有人都可以不尊重吧,即使我是郡主,即使我很尊贵……

  武术课上,努力使自己集中精力,大汗淋漓。是不是让自己更强一点,所受的屈辱就会更少一点?

  “听说这就是皇家最美的郡主了……”

  他走了,没回头,我也不值得他回头。

  专注地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就,皇帝就说天色已晚,请各位贤良的妃子、郡主回去了。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无非是清理场地,然后再找几个曼妙的舞女,谈谈私密的政事。所有人都识趣地走开了,李佑待着没动,他想参政,他想得权,这谁不想呢?我懂了,我一直明白他的野心,从我在高台上见到他,并触碰到他深厚的茧子时,我就完全明白了,他不是无能鼠辈,韬光养晦,我相信他终有一日会蓄势爆发!

  “是啊是啊,听说在某日宴会上,好多王侯贵官都看上她了呢……估计现在门楣都被媒人踏破了吧?”

  “嗯?……什么?”嫉妒被惊奇压住了一些。

  “柳萱……我就要回淮南了……”身后一人喃喃。对着我毅然的背影,轻唤着“柳萱”,落寞静默在风中……

  糟了,糟了!礼仪课该迟到了,麽麽们又要罚我抄佛经了!!!

  想到这里……我愣住了,止住步子。我是没有资本的……缓缓抑住痛楚,向他行了个礼,然后努力控制语调,云淡风轻:

  靠着城墙,抬眼看天边的太阳点点落下,然后大地一片漆黑……心痛到无法动弹,只想靠着城墙寻求最后一小块靠山,支持自己不倒下,不放弃。

  “王爷早啊……”我淡如水。

  我没再拒绝,因为那人的指尖有温暖……

  马车缓缓靠近城外,他独立城边,风华正茂,不减当年,也不异当年……他好像是在等我……再允许自己自恋一次吧,这最后的一次……

  一个人走在回府的路上,百般无聊,又万般无奈地想着李佑。

  李佑!李佑!你是我永恒的自卑。

  后来等待去送李佑的那两日,平平淡淡。去了大明宫一趟,长孙皇后说要开始早早为我寻觅个好人家了。我并没做答,也不知如何去答。只觉心痛。也许会有一天,我好不容易红装惊艳一次,与一人白头偕老,可那人,却不是李佑,可那人,也会因我长得不够漂亮而离开去选择更好……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敢再呆下去了,告辞了皇后,逃离了皇宫。

  “保重!保重……”心痛在阵阵扩散,可笑的眼泪忽然泫下,像种毒,难解……

  “……”我虽不语,但却心想:你觉得呢?!我们要是不走,你那里有机会去抱舞女啊?!抱舞女一事京城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十三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小娘子,总是想笑……好像一瞬间很么烦恼都没有了呢……”

  对啊,是我太愚钝了,惹他发笑,是我生得可笑,行为愚钝……

  于是长安街上,格格不入的,又成了一个人,形影单只,落寞惆怅……

  那夜我走后,不知道金碧辉煌的皇宫内有人酩酊大醉,尽失分寸。大殿内,某人搂着舞女便唤:“小娘子!小娘子!……父王你不要再让小娘子离开我了,我不要再去淮南了,你把小娘子赐给我好不好?”自此,李佑又多了些不雅的名号,皇帝也更不喜欢他了,以后连家宴都不让李佑出席,权当没他这个儿子。

  “我……其实……”

  三日后,我定去送他!我要让自己心碎到底,想亲眼看看,到了那时,我这颗可笑的痴心,能有多痛。李佑,此生无缘了吧,也终是过客对么?!我真可笑……

  第八发

  声音渐响、渐远。

  “嗯?……就叫我李四……”他随和。

  “姑娘……在下侍卫李四。”

  不知如何走回了府中,惘然着,失了心。小轩窗正梳妆,望着那镜中之人,浓墨重彩,靠胭脂水粉也勾勒不出花容月貌!帅哥总是别人的……对镜轻叹,从今再不用浓墨重彩了,喜欢的人走了,无悦己者,还为谁容?!……

  后来呢?后来一切都好。没再见过李四,也无人提及与李四的婚事,我便当是一个笑话,过耳忘了,只是笑淡了就罢的喜剧背后有痛楚,就是李佑——和来自他的羞辱。

  他在淮南,我在长安,会毫无交集,会形同陌路……想到这里,行了礼,转身就走,大步流星。

  无奈地对云锦鹤行了礼,懒洋洋地准备推掉,可他却说:“郡主此次必去无疑,长孙皇后钦点郡主去参加,而且……而且郡主的故交也会去……望郡主慎重……”

  “该是时候了……”过了一会,李佑小声道。深不可测。

  早早乘上马车,却一直不下令出发,在想他,失心……泪水打湿了精致的容装……直到傍晚才赶往我城外。卷帘轻看窗外,残阳西斜,像极了当年高台的偶遇。可当年初见,如今别离……

  “我定盛装出席!……多谢,云侍长……”

  “早有耳闻,看来谣言是真……那……恭喜王爷了……”

  “我是做儿臣的……”

  “小娘子……请别走……”

  听完这一席话,我决定去那宴会!

  李四也舍给了我点点火星,可我已经有了所信仰太阳……虽然很远,但光芒万丈。想迅速逃离李四的园子。有了太阳的人,还会极力去争取火星么?他不是李佑!而我心里,也只装得下一个李佑罢了……

  “小娘子你……我知道会委屈小娘子……可是……”

  “你……”他只笑了笑,好像倒还有点享受我对他的“恭喜”。

  误把无情认多情。

  “为什么?!”

  我与他面对面站着,悄悄打量他听到流言时的表情。他轻笑,依旧放荡不羁。

  真是……怪人。与那唐管家倒是有几分相似,只可惜昔人已去不复返!可是……真是的,怪人说话,又与我何干?不必多想,罢了罢了……

  原来传言总是对的,他已是淮南王。奉旨成婚,淮南王妃会是那倾国倾城的杨小环。至于我呢,也注定会是那默默无闻、被人遗忘之人……

  我曾经还妄自以为,他曾有那么一点喜欢我……可是……罢了,终是过客……过客,过客!他要走了……淮南王妃毕竟也不是属于我的……

  刚开始收到他的信时,会很激动,往往想了好几天都不知道如何去回复,看到他对我的关心,高兴得几乎彻夜难眠。可是慢慢地,心远了、冷了,没了知觉。仔细思量,其实他的那些话语,不过寒暄,说明不了什么,也解释不了他的感情……

  李佑绝不是痴傻之人!我懂了,这么久了,他早就该成婚了,也许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应该了,他若喜欢我,也早对我说了……可是……早已猜料到的,今朝也有了证明……

  “小娘子!别走!”

  麽麽们喋喋不休,向我争吵着男婚女嫁的主动方,我却无意在听。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呐……”我伏在他背上,第一次主动开口对他说话。心情愉悦。刚才因跌倒的脚痛已全然不觉,心上的伤,我不敢去想……

  “买铜镜啊!!!真是的……”

  “嗯……”其实有那么个人,愿意放下一切尊卑地位,蹲下背我,也……挺好。

  他回眸,同以往一样,笑了。

  忽然,热流冲上心间。我想开口说话,想留住他,想告诉他一切。我……喜欢……他!不知道从哪冒出了的冲动,在我心里蓄势爆发!

  “不会……吧……”缓缓迟疑而答。我以为我那动人的一句即将出现,你未嫁,我未娶……

  有天街上偶遇杨小环。她肤若凝脂,气度非凡。哪里是我能所比及的?她也看见了我,我听见她随从的婢女在她耳边唯唯诺诺地小心道:“小姐,这是郡主……”于是她眉眼盈盈,笑眯眯地对我行了礼,我微微回了轻礼,便擦肩而过。牡丹乃花中之魁,是注定惊艳众生的……

  转身惊讶,礼仪课的导师们在对我说下课了后一哄而散。寂静的深宫高墙内、幽深廊道上,又回荡着麽麽们争论的的声音:“淮南王不是看上郡主了吧?称呼郡主为小娘子……可是他名号不太好,名声也不行,怕苦了咱郡主……”断断续续,我想听清后面的语句,那声音却随风飘远,被深宫的清冷淡抹掉,后来又被某位麽麽的咳嗽声制止住。

  灯阑珊,人狂欢,我独寂寥。

  心痛,像一种毒,在血液里点点扩散,然后侵蚀心脏,最后入骨难解……我要是再美一点,就能拥有他,就能光明正大地跟他表白而不怕被嘲笑……该多好……

  “长孙皇后自己不知如何出口,只是让爷来提前问问而已,小娘子若是不愿,当然也是可以的!”

  正如明代后人汤显祖会在《牡丹亭》里写到的那样“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任再多的水,我也只喝得下一瓢……

心悦君兮Ⅱ_3000字

  从不知道什么叫“寒冰三尺”,现在,可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我……好恨……李佑……不动一兵一马,竟能伤我如此之深,鲜血汩汩……看来我命,薄如蝼蚁、微如蝼蚁,不受重视!

  “嘘嘘嘘,她来了……”

  我表面装是宠辱不惊的样子,可是内心,却绝没表面那么淡泊。莫名的感觉,紧张得几乎难以呼吸,仿佛有人用结实的锦带紧紧箍住了我的心,不断拉扯加紧,直至停止跳动……

  一少年,悠扬地站在我面前。

  可我却投入了至深的情,生扯硬拽来解读他对我的感觉……

  我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天边的残阳,享受着他还在的每一秒……我想就这样多待一会,多待哪怕几秒也好,只要他在……就好……

  “李佑!”我叫道。

  李佑,我还未敢抛开一切去说喜欢你,你却已经要走;我还未以真心坦诚相对,却已再无机会……

  我的心,也依旧停止了跳动……

  这麽麽显然是生气了,可看在我的身份,她也只好装作耐心地说:“这天下怎会有如此痴傻的公子?莫不是不中意,就一定会流露的……”

  一座城该去如何仰望?!

  仪课上:“若是正人君子,不待女子出口,他自会向中意之人表明心意的,从古至今,无一例外……所以,要矜持……”

  “小娘子?!……”

  “请……别远离……”

  十二

  后来在街上闲逛时碰见过李佑几次,这几次,我没有哑然失笑。淡然行礼,他默默回礼。配合默契,本该如此,又何必留恋?!……应是那说媒的屈辱稀释尽了本有的欢喜满心。

  “要放风筝嘛?!”他打断我的疼痛,顺手接下宫女呈上的风筝,是翩翩蝴蝶。

  “你不愿意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为什么要把你推给别人……”

  “没……没什么。”他愣神。

  多年后回想来,有些事,早已是在冥冥中就注定了下来了的,无人能抗,无法更改。

  “其实……小娘子……我……不知道如何去说啊。因为从来没跟什么女子如此认真地说过……你是不是还未嫁?”他懊恼道。微微脸红。煞是好看。我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但我以为我会听到“你未嫁,我未娶”的美妙音调。

  第七发

  “多日不见……小娘子宴会一日多彩动人,流转人心哪……”

  “好了好了,我小娘子你想说些什么就写信给本王!”他在敷衍。语速很快。

  惊天霹雳,地动山摇。大起大浮后,心显得格外地痛……

  我机械地只想逃离,心痛得无法忍受……逃避,我总是在逃避……我以为逃避心就不那么痛的,可以相安无事的……

  (结局还远。敬请期待……)

  下了拳台,听见两个怪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地说些什么,听到他们谈论我:“王柳萱,武术800、魅力700、谈吐700、交际700、礼仪800、道德600了……只可惜,哎……自信才300……”

  “来……”他把那锦蝶放在我手上,顺势站在我身后,握着我的手,阵阵温暖传来……他带我拉扯那翩翩飞翔的彩蝶。谁家少年温润如玉、温文尔雅……

  李佑!你不喜欢我则已,为何上演这么一出,如此戏弄我!要我嫁于别人,而且是嫁于一个我不认识的、也根本不能赤诚面对自己太子身份的所谓太子!

  他曾给我写,写到在他原先仍在长安时,有时会去戏楼上看看戏,消磨时光,他告诉我戏子本无情,但却能演出多情的戏;他又写,女子应该多去习武,这样会更果断干练,还能防身;他还说,要看我最近在文学课上作的诗,看我是否更有见地,是否会像在那唯一获过奖的重阳大典上的那首一样,一语惊人,唏嘘满堂,感动多少薄情之人;……但我没给他,文学课是早就不上了的,我也没去戏楼看他素喜的戏,不过倒是去上了几节武术课。

  “淮南王李佑。”云锦鹤平静地说,可是这个名字在我耳朵里却很不平静……

  “对啊。马上就去!!!你说我怎么没想到呢……真是。哎哎哎,你快看李佑、柳萱,他俩……”

  “小娘子!留步!”

  “什么?!”我猛然惊起。

  “还……没。”

  我顿了顿,冷笑道:“王氏之事,臣女卑鄙,未能远谋,可是王爷也未必就有所远见!”

  他走了两年了,这两年来,我们通过几次信,信里的内容无非是些一切安好之类无关紧要的寒暄罢了。心悦君兮,君不知。君又怎会知丑女的心呢?

  “参见太子殿下!”冷笑,毫不留情又不失礼节地撕破了他的谎言,表达我深深的不满与嘲讽。

  “故故……故交是谁?”我惊奇,我脑子不太好使,所以也没什么人愿意理我。

  九

  几日后,我去街上打听名声,听到了李佑的这段艳事,我挺淡然的,虽然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但是一旦崇拜上了一个人,就很难厌恶他,你会为他所做的一切去找理由,去开脱……

  李四?!可笑……他让我嫁给的李四!就在我眼前的,就是那太子!我未来的夫君呢……真是……可笑啊……

  就在这深宫中,彩蝶翩翩,它飞越过重重富丽堂皇和沉寂肃穆,它载来我的愉悦,带走我的忧伤……

  “嗯?……那个……我……”

  他没变,风华正茂,气宇轩昂。他没发现我,漫不经心地与他人攀谈,还不时朝那貌美的舞者望去,我清楚地看到了他对那舞者的倾心,再看自己,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罢了罢了,他青睐于谁,与我何干?!我只是那普通的王柳萱而已,不是什么京城之花,也不是什么俏丽佳人,更不是什么天仙舞者。我只是……很普通而已……只是同他喜欢的类型背道而驰了而已……很显然,我俩早已陌路,本该如此,又何必留恋?可是,我的眼神却不争气地时时秒秒分分地盯着他,在胭脂水粉和花枝招展中小心翼翼地盯着……

  “好,本王马上。”李佑应付着,摆了摆手。

  他背上,自有一片蓝天广袤袅袅无边,湛蓝得令我忧伤不起来……

  “快看快看,王柳萱诶!”

  “送你回去?”他真诚。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第三日终于是到了,我上了红妆,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为君上红妆了。

  他却不说话了,静看天边云卷云舒……

  算了吧王柳萱,会有谁在意你呢?还不如回家好好照照你自己的模样!

  淮南与长安之间,那么远……

  “小娘子……有些话,我想我必须说了。还请小娘子郑重地听……”李佑忽然认真地看向我,表情凝重而深沉,我还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他,默默大吃一惊。

  第十发

  “都是我不好,不该跑那么快……”那人明显一怔,然后道,“先背你去凉亭,待会儿请太医来……”

  我明白了……儿臣……他一身荣耀光芒四射都是因为“儿臣”,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因为他浑身尊贵的血统!切!血统有啥好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嘛,诶……等下……谁是美人?如果我长得好看一点,是不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向他撒娇,让他不要离开了?可是现在,我没有资本……

  在武场更衣沐浴罢,天色已晚。侍女左右伴我回府,抬头望月,月光真是……惨淡啊……

  大明宫外,百紫千红,万花齐放,灯繁如昼,璀璨辉煌。一看惊艳,盛景难忘。可惜我来这里是不欣赏奢华的,我来,是……不受控制地想来看看……他!那个已成陌路的他。

  “李佑!……”我坚定。

  “王爷……过奖……”暗笑。

  罢了……反正淮南王妃终归不会是我这么个长得丑的,我还喜欢他么?我解释不清……当初的感觉,就好似随着淮南的涓涓细流流走了,被自卑压抑着的喜欢,是不纯粹的吧……

  可是……除去杨小环,还有千千万万的清秀女子想攀上李佑这一高枝,也有千千万万的貌美女子爱他成痴。他总会娶一个的,杨小环,只是那貌美女子中的之一罢了,也许还可能是牡丹丛中的一朵暗淡的……这样的话,那我,又算什么?!

  他抬腿上了马车,转头看我,语气清淡:“小娘子保重!”说完便再不回头。

  只是,那对镜梳妆之人从不知道自己的貌美……在她脑海,有更美妙的东西……

  哪怕他眼底的是万丈深渊,哪怕我会为此枉费一世一生。我都是甘愿的……只要他喜欢我……

  王柳萱真是这李氏天下里最可笑的人!被人愚弄,玩于股掌。还自以为是,可笑到会以为这翩翩李佑倾心于你无德无才,欲将与你表明心意?!不如看看镜子,照照你那模样,再说话!

  就在这一瞬,我明白了自己的心……

  帝王摆宴,云锦鹤来邀我前去。也不知是此月第多少次了,帝王家就是这样,天天月月年年的宴会,其实并无何事可以庆祝,纯属闲来无事……

  “小娘子还是来了呢……”他依旧轻佻地说,一点没变,找不出区别。

  “花美月明?!淮南王怎会缺人同赏花明呢?”我戏谑。

  所以心很痛。

  一套气吞山河的拳闭之后,我得意地向先生行礼。倏然发现李佑正伫立于台下,含笑观察着我。气氛忽变。不由自主,扬起嘴角……不仅因为他会当众来看我打拳,而且因为我相信自己掠到了他眼中的几抹惊艳……

  后来那天,我在城外站了好久好久,后悔他走了,我没留住,心痛他走了,我没去能力留住……

  “嗯……”他点头微笑。

  “嗯?”

  城外,日隐星现……

  好想牢牢抱住他,不放他走,可是我不敢,也没有资本去这么做……

  是那熟悉的声音,原来心,还会跳……

  “我……”我不甘心被打断,我好想大声告诉他我喜欢他,请他别走!

  “我原来还是说不出口!无能!……”大明宫内,有人放肆地一拳打在了深厚冰凉的宫墙上,惊起深宫树梢上的群群燕雀……

  我看见李四放下我,微红了脸颊。其实李四也是风华绝代啊……可当我又贪婪地顺着他轮廓,看见李四双眸的清澈时,顿时失神……我以为我看到的会是一双模糊缥缈的眼睛……我以为那会是李佑的……可是……

  “好的……李四!”莫名其妙,在他面前,根本拘谨不起来。

  “这园子是我的,我带你四处走走吧……”他没多说什么关于身份的事,荒诞地接话要领我观光。我想起了另一人,他也是如此的前言不搭后语……可惜那人,刚才竟替我说媒。

  初见惊艳,再见竟依然。

  我向前走着跑着,直到四周景色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身体累了,心也累了,风化麻木。靠在一面冰冷的宫墙上。气喘吁吁……春季的大明宫,是何时变的如此寒冷的?

  “李四……就是那个侍卫……其实也不是什么侍卫,他是当今太子,就是我四哥!他呀,很是……”李佑自顾自道,任由我的世界天崩地裂。

  情字何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反正我是解不了的,长得丑的人是解不了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