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网小学生作文网汇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小学生作文精选

四年级路作文_倚门独望,路在前方_150字

    2018-07-02 21:26
    抒情
    admin
    0 评论

    初三:王佩

  回眸青梅灵秀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叩一扇心门,尽管现在有未知的迷惘;叩一扇心门,相信远方有期待的大路;叩一扇心门,在深深浅浅的回忆里吟唱梦般的歌谣。

  倚门独望,曾有一段时光认为自己的生命总是坎坷荆棘不断,但是别人的生命却充满了花般的芬芳?

  读得清照诗篇,不由得慨叹她的命运多波折,前半生沉浮官海,享尽富贵荣华,后半生却颠沛流离,饱受折磨。国破家亡,写诗诉衷肠,却也未曾寻死觅活,而是在诗中寻到另一片天空,写下了华丽篇章。也许上天不会给予你永恒的太阳,但只要你坚守信念,总会遇上星辰。不妨就在此,学得“心似繁花艳照,心如枯树不惊”。清香萦萦,微酸袅袅,直教人心静如水,带着梦与忆,不忘过去,勿忘故人,路在前方。

  窗棂秋菊悠然

  夜如星辰耀眼

  偶然间问得一位学霸,我曾与她开玩笑道“你是我永远也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她却是一笑而过。现如今惊奇的发现她清秀的脸上竟有一轮深深的黑眼圈,像岁月的年轮在她眼角边刻下的故事,拭不去的努力。望着她嘴角疲惫的笑容,我若有所悟。胜利者的光环不会永远笼罩着某人,而是在于自己是否努力争取。于是,每晚的挑灯夜战,抱着练习册冥思苦想,手电筒的微微闪耀……都构成了一道道属于我的风景,不经历黑夜,怎能迎来黎明?

  朦朦胧胧的雾轻轻飘飘地弥漫,淡淡的萦绕在街旁长长一串青砖白瓦的老屋上,青石板上有脚步来回的响声,那斑驳悠长的街道,犹如历尽沧桑的老人,最后安于这里,隔绝了外界所有的车水马龙,是独特而又温婉大方的景象。

  倚门独望,风景旧曾谙。曾叹他人的生命就是无心插柳也必成荫,永远光彩照人,但自己却有心栽花却依旧不开,总是黯淡无光。

  曾慕陶渊明归隐桃源,品乡间淡酒,赏风中秋菊,活得潇洒自在。然而,细品他的诗作,才明白他的无奈。倚在窗前,看簇簇白菊悠然立于风中,他也有济世的抱负,却无从施展,在那个黑暗的年代容不下这一铮铮风骨,于是他在无尽的无奈中选择出世。对陶翁来说,生活是在为自己建造一座座围墙。但此时对我而言,生活便是不断破墙而出的过程。那么,悟得陶翁之率性,携我前行之勇,赏路边风景依然,生命美丽依旧。

  倚门独望,守望的距离。在别人的故事里,书写着自己的文字。独望远方,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路在前方。人的每一个站点都矗立着一扇门,是对过去的日子的感悟,更是未来的开启。

  倚门独望,在淡淡的青梅香中窥得清照容颜,曾慨叹生命总是出乎意料,让人措手不及啊,但似乎他人总能从容面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诡路迷踪

  第十八章雾镇2

  庄北恒骑马随着迎亲还是送亲队伍上路了,怎么看似乎都是迎亲,而且是娶姑爷。只是这姑爷是随机的,撞上了抢回去就是了。“猫了个咪的,欺人太甚”当然老庄早就看出这些玩意非人类了。不然挨了老庄重手的这些家伙还能没事人一样。这些家伙为毛只抓自己,不动齐佳呢?有些事还真经不起琢磨。嘿嘿,要不然捉了齐佳回去当婢女不更好,鬼片里不都这样演吗!  唢呐声声辞旧路,吹唢呐的换了个曲调,老庄听不太准,颇有点阳关三叠的意境,“劝君更进一杯酒,辞出阳关见鬼神。”此曲一出周围大雾尽散,白天已变成了黑夜。周遭黑乎乎的看不太分明,肯定不是在高速路上了,这帮家伙也不打个火把,弄个灯笼什么的,摸着黑走路。唢呐也不吹了。  又走了一程,远远近近的有几点灯火,像是蜡烛或者油灯的光亮。一灯如豆就是那种感觉。队伍里的人有了动作,有前出的,也有殿后的。前出的人隔一会会回来报信。虽然声音极低,但总归说话了。但老庄却听不太懂。不是老语言天份低,在天朝各地方言多种多样。更何况这个环境里的人讲话呢?老庄凭感觉,也可以说蒙吧,这些人在防备什么。老庄想,按照鬼片套路,应该是怕什么阴司鬼王来抢亲,要来了也好。只要不是女鬼王就好。  越往前走,人烟似越稠密了,说人烟不恰当,应该说灯火越稠密了。豆灯盏盏,一盏灯代表了一户人家或者是?老庄此时想到了故去的老奶奶当年的一段真实经历,那时老庄五六岁的样子,有一天早晨起来,突然发现出门走亲戚的奶奶回来了,而且还生病了,问了大人才知道,是下车走迷蹬了,后来巡道的铁路工人发现给送回来的。奶奶一病数月,病中讲述了迷路的经过,回来那天是晚上六点多下的火车,天已经黑了,下车的人三三两两往前走,奶奶也跟着人流,远远看着稠密的灯火,那应该就是镇里了。奶奶就往前走,也不知是她小脚走的慢,还是人家走的快,走着走着身边就没人了。又走了好一会也不到。远远看着那些灯火,就如老庄现在看到的一灯如豆。奶奶又走了一阵,终于到了,却发现不是熟悉的镇里,人家很多,家家户户点着油灯蜡烛,有的院里有人,有的没人。奶奶上去问路也没人理她,走累了的奶奶在一户高门大院的门口台阶上坐了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和她说话,她迷迷糊糊的被人送回了家。  送奶奶回家的铁路工人说是在镇东铁路线旁边的乱坟地里发现奶奶的,奶奶印象深刻的盏盏灯火背后的院子,不言而喻,那就是一座座坟墓。想到这老庄打了个寒噤,之前被这帮人挟持,老庄还强撑着,可这种深入阴间,又身不由己,也太惨无人道了。这可不是不入虎穴,入虎穴还点添头,弄个虎子啥的。此一去怕只有惨痛,那什么也可能有添头,弄个鬼儿子之类的。“靠”老庄扇了一自己巴掌,个不着调的脑袋想啥呢?  老庄盘算着怎么脱离苦海,一行人却已是走过了这片灯火稠密区,这些人明显松了口气。至于这灯火背后的院子住的是人是鬼,老庄依旧无福得知。一行人继续赶路,前方出现更加稠密的灯火,老庄看来似乎是个大型村镇的模样。随着距离的拉近,这迎亲的队伍明显的放松下来。有人执起了火把,也有人打起了灯笼,老庄特意看了看,灯笼上写着天成两个字,照理不应该写着姓氏吗?某或某府一类。要是吉祥话,也不能几个灯笼上都是这俩字?唉!没文化真可怕!还是让有文化的人都来经历体验吧!  离镇子还有里许,老庄己经看到镇边高大的牌坊了。吹唢呐的家伙又冒了出来,估计是歇好了,一曲《抬花轿》吹的那个欢快。曲子还没吹完,迎亲队伍已经到了牌坊下,只听到一声鼓响,一群人点亮了火把灯笼迎在路边,两只狮子摇头摆尾的舞了过来。路边一个乐队卖力的演奏着。更有人噼里啪啦放起了鞭炮。老庄暗道:“别说这旧时迎亲弄的还挺热闹!”  一对狮子舞了一会,一只狮子口吐出一个布团,另一只狮子上去咬住,两下一扯,各做人立。布团展开,却是一条横幅。上书吉庆班恭贺赛叫天与赵先生新婚大喜。众人哄的一声彩,一个长袍马褂的中年人出来团团一揖,“今天是我天成班赛叫天与琴师赵先生的大喜日子,感谢雾镇父老前来到贺,宴春楼备了薄酒素菜请诸位赏光,待大礼成就,新郎新娘再向诸位敬酒相谢。”说完又是一揖,众人欢呼一声,开始往回走。  就在这时,只听见“啪啪”两声枪响,老庄看了看自己胸口迸出的血花就一头从马上载来下去。“特大爷地,怎么就中枪了,还好不疼。可也动不了。”人群一阵大乱,这时候就听一个嚣张而且欠揍的声音响起,“不好意思各位,一没留神枪走火了,勿怪,勿怪。”随着这话,一个骑着马民团打扮的家伙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十号背着步枪,同样打扮的人。  这时轿子里的新娘已经奔到老庄身边,一手抱着老庄的头,一手按着她怎么也按不过来的伤口。“士仪,士仪,你挺住啊。”“玉,玉容,答应,答应我,好,好好,活下去。”老庄头一歪。“士仪,士仪啊!”老庄耳里是玉容悲惨,凄厉绝望的哭泣声。老庄想说,‘不是我说的’可嘎巴嘴也做不到。  接下来的三天里,老庄体会了一把旧社会的万恶。戏班里的玉容和士仪相知相许相恋很久了只是还没有成亲。这次到了雾镇演出,玉容的美貌引起了民团齐团长的觊觎,在好心人的警告下,两人苍促成婚,不想这个齐团长疯狂至极,在成亲路上枪杀了士仪,而且在士仪死后百般胁迫,甚至以戏班所有人的性命桐威胁,无奈之下,玉容已妥善安葬士仪为前提答应给齐团长坐六房。  老庄这三天过的憋屈至极,遇到安妮时也没这么窘迫。足足当了三天死人,连眼珠都不能动一下。当然士仪死的冤,一直不肯闭眼,用各种办法也没用。要不老庄还能睡个觉。要光是看电影,做个旁观者,或许忍忍就过了。可是听着玉容的哭泣,倾诉,老庄立刻被代入了,完全感受到赵士仪和玉容之间,爱与包容,体谅与欣赏,相濡以沫与刻骨铬心的至真爱情。老庄为之同情哀伤,更多的是对恶势力的愤怒。老庄也看到了戏班里的形形色色人等。为了自身利益,哄骗胁迫玉容,答应齐团长的无耻要求。  最令人恶心的就是那个齐团长,他甚至威胁玉容,如果想给赵士仪留个全尸就照他的话作。老庄很想爬起来给这姓齐的补齐了三观,重铸一下六体。当玉容答应了这姓齐的之后,老庄感觉这女人已经半疯了。  三天后大雨,却是老庄哦不赵士仪上路的日子,戏班里几个平日相处不错的抬着赵士仪,可怜的赵士仪因为齐团长的跋扈?,连口棺材也买不到。还有两个人陪着玉容。一路走出来,到了雾镇的老戏台前,玉容却是不肯走了。玉容平静的说,“士仪哥生前最爱我扮的青衣,临别了,就再扮一回,再唱一次。以慰亡灵。”戏班的几个人劝了一回,也没劝住。最终是帮着玉容上妆开戏了。  老庄躺在老戏台前,听着赛叫天玉容唱了一出《秦雪梅吊孝》,老庄悲伤的同时也猜到了玉容的命运,在唱完了最后一句,玉容高声喊了一句,“士仪哥哥慢行,玉容来陪你了。”老庄虽看不到,也知道了结果。  画外音,旁白,又象是谁在老庄耳旁絮叨,玉容在老戏台上自刎而死,恼羞成怒的齐团长不准二人合葬,将赵士仪丢到镇东乱葬冈,任野狗撕食,将玉容扔到太湖水葬,要让人生不能同衾,死不能同穴,二日后以通匪罪名将戏班全体枪杀。七日后,齐团长全家暴毙于家中,至此开始雾镇老戏台,阴天下雨就会有鬼唱戏。  老庄在戏台前死狗一样的躺着,“麻麻地,戏里戏外这都散场了,可道具没人管了,太没公德心了!那个谁,谁来救枚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