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网小学生作文网汇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小学生作文精选

四年级国旗作文_2017-2018四年级期末作文:当国旗

    2018-07-02 21:52
    期末
    admin
    0 评论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3.登录后可充值,立即自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利

龍頭財經匠选 ‖ 盘点2017,展望2018,太阳照常升起

回首2016年,那刀光剑影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本能的求生欲望促使人们在中介的撮合下,去敲开一扇又一扇或破败或拥挤的门,以防被时代列车抛下。

无论是看新公司数量,还是投资趋向,都可以明确无误地感受到回落之势;当大炼钢铁一般的创业热潮逐渐褪去,“市场上全都是FA,好项目倒是没几个,忙两年也不开张。”

于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吃亏,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的数据,忠实反映了这个社会思潮——

2015 年中国各行业平均工资

比丧更丧的

刚刚享受完房价上涨推动家庭财富增长的快乐,新中产们就一头撞上了行业低谷;可是那些在阶梯上升中逐渐打开的胃口,却再也缩不回去了。

我们国家是这样的,如果你一辈子不摊上什么大事儿,那幸福指数是真的很高;可一旦摊上大事,从几千万身家的小富豪,到每月几百的农民,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弱势群体。

这条曲线叫 “家庭杠杆率”,即普通家庭贷款余额占GDP的比例,可以衡量出一国居民负债水平;不难发现,虽然国人负债增加的根源出自2008年大放水,但2016年的宏伟之力依然令人耀目:不仅将原本平缓的曲线硬拔出一个陡峭坡度,且威力不衰,延至如今。

其实呢?大家平时都是 BAT 工程师,江浙沪小老板,外企资深 HR,光鲜亮丽,文明礼貌,看美剧听巴赫,谈投资聊上市;一旦出了事,横幅拉起来,膝盖跪下来,和进城讨薪,在包工头面前磕头的农民工其实没啥区别。

正像黄薄码所说:“从见缝插针的希望到大水漫灌的绝望往往不需要很久,你不能解开一条没有系住的船,不能听见一个穿着皮裘的影子,同样也不能穿过阴暗的生活而不怀恐惧。”

数据出自:知乎用户 “chenqin”

大多数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都有个很朴素的逻辑:就是那些维权的,找媒体的,都是穷人,都是社会底层;我努力挣钱,好好工作,多认识几个当官的经商的,不惹事不闹事,本本分分过我的小日子,那些糟心事儿肯定通通和我没关系。

结果有60%的人选了比自己实际所处阶层更低的阶层(根据其收入可计算实际所处阶层);对自己所处阶层做出恰当判断的人只有10%,全社会自报阶层平均值只有3.9%和5%有不小差距。

数据来源:IT 桔子、投中信息

随着互联网变现渠道的兴盛,以及全民创业热潮的泛滥;人们愈发坚信互联网给了普罗大众足够的支持,让每个能独立赚钱的人都有机会把自己做成生意。

图片来源:《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

没错,35岁。

事实上,2017年人们心心念念的那些情结,的确与2016年以来的跌宕起伏有很大干系;虽然其内核不乏回忆滤镜和思维惰性,但依然有可用之处:同比或环比分析,本就是年报研判的重头戏。

经历了这样一轮财富跌宕,再没心眼的人也发现了一个规律:买房或者说负债,才是撬动财富杠杆的真正法门;按吴晓波的话说,屌丝的银行负债率为零,于是这个本性上厌恶风险的民族,开启了全民借贷的浪潮——

在平行世界里,另一场人生游戏同样激荡不息——这始于2014年的 “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直接将数以百万计的中青年脑力劳动者投放到残酷的创投游戏中;他们也习惯于在风口上,享受着远超出国民平均收入的感觉。下图中高高在上的蓝色柱状图,象征着中国式“新中产” 的荣光。

“你现在还认为2016年是最糟糕的一年吗?”

究竟是什么,让你产生了在不断开放的中国会被网上的一堵墙困住的错觉?

这个人叫 “风小餮”,在2014年时,她曾写过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叫《脖子上套饼的懒媳妇》;在文章中,她形容那些担忧互联网资源逐渐消失的网民为: “不会伸手转饼,导致脖子上套饼也饿死的懒媳妇”——

可这终究是耍小聪明式的假自嘲,自称丧的人,大多是丛林法则和社会金字塔的真正拥护者,并心心念念希望通过这个体系换来更多的名利以及社交认可;听听:“又一年过去了,怎么样,梦想是不是更远了?”,所谓丧,其内核还是不甘,还是觉得我怎么没别人混得好。

然而,风向在2017年开始全面逆转;创投两端都开始大幅度趋冷——

网友 “Jackie .Meowww” 在杭州林先生遭遇灭门惨案后,发了这样一段感慨——

【声明:部分图文经本人专业加工,无意侵权,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是啊,承平日久,我们已经对自己所处境遇愈发模糊,让太多人误以为自己并非凡俗,既天资聪颖又生逢盛世;总以为已经搭上人类史上速度最快的复兴号列车,可以在没有尽头的上升螺旋中享受时代红利。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36 年未动的主要矛盾在今年被更换了,说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有人问王志安:“杭州保姆案的访谈节目还能做下去吗?”,“不能!”;仔细品品这两个字,起码已经有人品出味道来了。

于是,到2016年底时,房贷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高达68.3%;并且,人们还在努力加码,就这样我们迎来了2017年。

未来的青少年们,可以在人人网和 Facebook 之间自主做出选择,他们不用担心在人人网上遇不见外国小伙伴,因为外国留学生及他们的朋友会自然地慕名前来。

赚不到足够的钱?那是因为自己不值钱。

在这个单向欲望水泵永无停息的时代,总有人要负责失败。

大部分人都觉得自己在吃亏,甚至于自觉或不自觉地放低自己;这种情绪,贯穿了2017年。

从目前对互联网的管理现状来看,我是欠围观群众一个自打脸的。

无论是满足中产阶级两房两车两娃的标配生活,还是让10亿缺乏信用记录的人群也能用上 iPhone;伴随这个过程,互联网金融机构们在2017年接连兴盛、违约、跑路,区块链不仅是骗子的金手指,亦成为部分互联网公司挽回业绩的强心剂。

这是打了极大折扣后,由国家统计局收集的官方数字:2016年最高点时,北京二手房同比价格指数为140.5%——

考虑到中国居民财富占全社会财富比重较低,这样迅速攀升的杠杆率水平其实已经值得警惕;你以为这样人们就收手了吗?当然不会,即便房产持有率接近90%,工薪家庭的购房意愿依然高达25%,这其中占23%的家庭都已经有房,即只有2%的家庭是真正购买首套房——谁也不愿意再错过下一班列车,谁也不能阻拦国人追逐负债的迫切心情。

不要忘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2017年5月时,有人曾在《丧逼简史》一文中表了个态:如果进行2017年年度汉字评选,我现在就提名一个字——“丧”。

2017年密集出台的房产新政,却以冻结交易的方式,瞬间冰封了家庭资产总额的70%以上。

我很多朋友勤奋而聪明,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他们并未遭受什么不幸。

这种乐观的直观表现,就是上文中那不断高企的杠杆率,亦是单向欲望水泵快速运转的象征;而更深层的心理动机,还是相信只要自己跑得足够快,就不会被影子追上。如果谁要是倒霉了,那说明跑得还是不够快。

但还有另一个版本的描述,或可参考——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生活水平与依旧稀缺的尊严感之间的矛盾。

2014 年时,我觉得只要个人好好拼搏就一定会有自我成就的一天,我一定是上升期的幸运者,不会是历史倒车的遇难者;然而,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我也经历了各种大小不同的 “丧”,时常感觉有人捏着我的鼻子往我嘴里塞药丸。

前言

“如何总结已经过去的2017年?”

如果问我 2014 年是不是傻,我只能说:是的,挺傻。

单向欲望水泵

很有可能会大量出现的薪酬倒挂现象,预示着BAT们不会为你养老;而根据招聘网站拉勾的调查,出于低人力优势等多种原因,国内科技领域的年龄警戒线并不高,只有35岁。

2017年10月时,虎嗅曾刊登过一篇热文《我们终于都消停了》,说的就是这种心态——

不欠债,毋宁死

未来的青少年们,会在电视里看到《冰与火之歌》、《纸牌屋》及更多国外电视剧。

这其中,既有勃发的消费需求,也有对自己的人生期许;然而,不能买房,创业又遇冷,你让这些早已不安分的灵魂如何自处?

这算不上多么高深的见解,但却力透纸背。因为人们眼睁睁看着能够在钱塘江边住豪宅的小富翁,沦落为江歌妈妈一般的微博上访户;甚至于可能还要指望被告保姆的辩护律师,以非常规手段,去赢得请那些本不可能登堂作证的公共机构成为证人的机会。

然而,真正的丧也出现在这一年——先是年初一篇《深圳两套房,面临失业,中年财务危机引发家庭悲剧》刷爆中产朋友圈,到接下来的 “华为开始清理34岁以上职员” 传闻,加剧了技术白领的焦虑感。

这种价值观的拥趸为数众多,其中也不乏很多成功人士;直到杭州纵火案发生,才发生第一次明显的动摇。

这项调查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中国社会有 10 个阶层,你认为自己处在哪个阶层?

那时候,中国处于一种追逐财富的亢奋和创业的狂热中;我和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是在那种狂热中辞职,跳槽,创业,改变人生轨迹。

根据2017年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的数据显示,从2013~2017年,所有主动负债家庭的财富年均增长率为9.9%;比那些没搭上车的家庭要高2.4个百分点,四年下来的平均财富差距,更是高达34万元。

希望在 2018 年,每个人都能活得更有尊严,哪怕一点点。

作为提倡 “个人主观能动性” 的代表,作家连岳在 2017 年写下多篇文章力捧这种心态——

别小瞧,这相当于全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的10倍;也就是说,如果你在2014年谷底买了房,等于比那些没上车的人多赚了十年工资。

学界对于债务风险的界定为,总债务不超过家庭年收入的400%;然而中国有将近20%的家庭突破了这个界限,换算下来有将近2.4亿人;这其中有下岗后养不起全职太太和两娃的程序员,也有被现金贷逼上绝路的更低收入群体。

从希望到的绝望往往不需要很久

然而三年过去了,目前中国是什么现状,似乎也不必赘述了;而数年来一直因此文章被网民诟病的风小餮,也终于无法忍受那个曾经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于2017年年尾,发了一篇 “道歉信”——

大家都在尽量的折腾;但近两年,我发现大家都开始 “消停” 了。

最新的案例,则是前几天中兴42岁老程序员坠楼事件,为全年划上一个悲情句点;人们纷纷开始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种失业悲剧会轮到我头上吗?”

如果再套上年初滥俗的 “阶级固化” 讨论,这两种思潮的合力就是“别关门,我还想继续上车啊!”

到现在了,也还没发现有能超过这个字的选项;因为随后又衍生出了一系列丧文化词汇:佛系、脱发、凉了…… 而且所指代人群也迅速蔓延,堪称全民皆丧。不信,可以去问问第一批90后。

表面上,是消费主义把失业中年逼上了天台,而实际的根源还在于单向欲望水泵,或者说,是人们对 “个人主观能动性” 的迷信。

而那些经过一轮又一轮做号热潮、直播热潮、知识变现热潮后,还在上班打工的人,无疑是被时代抛弃的落魄者。

倒推一下,正是2000年左右入学,中国第一批既不包分配又赶上高校扩招的大学生;随着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提速,未来这样的悲鸣只会越发普遍,华为中兴只是起步早动手早而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