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网小学生作文网汇集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小学生作文精选

二年级狼作文_不知好歹的狼_200字

    2018-07-03 12:13
    童话寓言
    admin
    0 评论

 

  星期一的上午,天气晴朗。小象和爸爸、妈妈在森林里玩,他看见一个乱七八糟的狼窝。他想:我们都住在森林里,我帮狼的屋整理一下,说不定他回来会很感激我呢。于是小象就开始帮狼整理和打扫房间,一会儿就整理得整整齐齐的。狼从外面找食物回来后看见屋里干干净净的,心里很高兴。但一想:我为什么不叫象帮我重新造一个新屋呢?于是狼就装做很生气的样子,对小象大声说:“谁叫你把我的屋弄成这样的,重新陪我一间屋子来。”小象听了非常气愤的说:“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说完鼻子一甩就把狼的窝弄得又很乱了。

关于狼的作文200字

匿名

老狼说着,往小羊身上扑去,小羊敏捷的一躲,老狼扑了个空,老狼生气的说:你今天是跑不了的,我一定会把你吃掉的。老狼一步一步向前走,小羊一步步往后退,忽然,小羊右脚碰到一块大石头,小羊眼睛一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它对老狼说:你看你后面是什么。老狼一回头,小羊搬起石头奋力的向老狼砸去,老狼来不及躲闪,被大石头砸

纠错反馈

  媚清颓然坐地,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实在想不明白那徐公子的心思。

  可要是生生打下腹中骨肉,让她如何忍心?

  她要忍辱偷生,博她的亲弟——乔氏唯一的血脉得以留存。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污,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对她来说总是一个机会。

免费追更>>

  媚清被他踹出去好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伏在地上,满头青丝铺散在地。

  媚清瑟瑟发抖,不知怎么就无端惹怒了他,心中一动,难道她腹中的骨肉是这位徐公子的吗?

  她伸手按住小腹,心里暗想:“孩子,不是娘亲不愿留你,实是不能……”

  一只手臂将她扶住,“媚清,你存心的?”

  “奴念着公子,所以紧张。”她小心翼翼地道。

  她是罪奴,就算是生下来孩子,不也是任人作践的命?何况这孩子生父不详,她自己且朝不保夕,有何能耐去保护一个孩子。

  媚清紧张万分,怕说错一句又惹得他拂袖而去,一颗心砰砰直跳,说不出话来。

  媚清伸手摸了摸,没有别的字迹,她知道萧寒河一直在暗中注意这里,如果她能见到小皇子,萧寒河就有办法将她和小皇子带走。还没站一刻钟,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是木门被推开的声音。

  媚清摇了摇头,她想见自己尚未满岁的弟弟,终于把这位徐公子给盼到了,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机会。

  徐安听她如此说,忽然大怒,一脚踹向她的心窝,呵斥:“不知好歹的东西!”

  媚清惊了一下,是那位徐公子的声音。

  可她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教坊司属于官设妓坊,能来这里消遣的都是官宦子弟,那公子身世显赫一些也不足为怪,可是为什么教坊司掌事会对他这么恭敬?

  她被抓着衣领拎了起来,“贱人,你给我小心着!要是腹中胎儿保不住,别指望再见到你那个乔氏余孽的弟弟!”

  从那日起,媚清再也没有接过客,掌事娘娘也不会像往常那样来打骂她,姓徐的公子也再没有来过。

  他姓徐,媚清记得,那个身负八斗之才辅佐燕剌王小世子颠覆了乔氏皇朝的谋士也姓徐……

  徐安见她神情凄苦,淡淡地问了声:“怎么?”

  “结巴什么,我会吃了你?”

  这天午后,媚清扶着渐渐隆起的肚子,挪到一处阴凉的芭蕉树下。她虽然曾是最不受重视的公主,但也是锦衣玉食长大,夏日宫中扇冰取凉,何尝受过这样沉闷炎热的折磨?

  媚清吃了一惊,她并非不谙世事,又在这教坊司半年,如何不知道他话中的意思?

  不知道是早孕的反应,还是想到那辱人的场景。媚清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捂住嘴干呕了起来。

  太医署的人送来汤药,徐安皱了皱眉,对帘外挥了挥手,“去换一副安胎药。”

  “芭蕉性寒,你存心想要小产?”

  “奴腹中骨肉要不得,请公子垂怜,帮奴……”后面的话她隐去了,要她求别人杀了自己腹中孩儿,她如何说得出口?

  媚清不是犹豫不决的女子,当初亡国,她在皇宫大殿一头撞向盘龙柱,没有死,只是瞎了眼,在教坊司的床上衣衫不整地醒过来后,她就决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几个月不见,你好些?”

  她心中一慌,朝前走了几步想要施礼,匆忙之下没防备,一脚踢在青石板的缝隙处,身子一歪就要摔倒。

  不过她来此不是贪凉,而是因为前几日的一个夜里,她被引着来到这里,发现了刻在一片蕉叶背面的字迹,是前朝侍卫首领萧寒河留下的,他让她想办法见到小皇子。

 

  “奴不敢。”

  “甚……甚好。”

  她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小院厢房中,冷冷清清,好像被人遗忘了,只有每日小厮会送来三餐饭菜。

  那位徐公子又“哦”了一声,作了悟状,在她耳边低低地说:“我知道了,你我之间也没什么难忘之事,你说念着我,必是在想那件事了。”

  天气一天天炎热,到了盛夏,知了在院中叫个不停。

  “徐公子……”她苦涩开口。

  “哦?你想念我,我竟没想到你是如此多情?说说看,想我什么?”

  她听那喜怒无常的公子怒骂道:“外面不长眼的奴才,愣着干什么!去换最好的安胎药!”

  她听到他脚步匆匆,摔帘而出,外面响起瓦罐碎裂的声音,徐公子骂道:“若是她能接触到任何虎狼之药,就是你教坊司的罪过!”

  媚清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用“换”这个字,但她知道这位徐公子会暂时帮她护住腹中孩子。她不知所措,到底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呢?

相关文章